营中大账,新挂帅的宋国主帅此刻徘徊脚步,盯着对面那个先锋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元帅,切莫生气。想杜将军应该会给排风一个交代,我等外人就不要过多过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解语虽然讨厌那人,此刻也不得不说和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凡站在原地才懒得分辨,原本认为轻描淡写一针。也认为杨排风可以跟自己讲的一样,不可能因为那一针的疼痛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将军,如此态度,莫不是以为本帅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令婆脚步徘徊,心情难以平复,好不容易抢到了平辽元帅。一到营地就遇到这糟心事情,那点好心情,一下子全部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元帅手底下见真招,你又拿不下我。而且你年到花甲,动起手来有闪失,那后辈我可是吃罪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有点无奈,哪想过会有这变故。反正刚才对方突然冲入一掌,两个人也较了劲。现在自然是输人不输阵,硬着头皮再干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将军,你这家伙!好吧,老身就依老卖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令婆微怒,对于这副油盐不进,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吵吵嚷嚷过了大概一刻,最终杨令婆还是高高举起板子轻轻放下,放过了对方。当然这并非心中所愿,因为有位客人登门,要卖点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奉着皇命过来劳军的寇凖,出了军营的门口,星凡倒也没有什么感激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寇凖此刻心头憔悴,不想这位兄弟怎么会事事生非。可是心中又想对方东走西飘,也难怪没有什么章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兄保重,要知道这一次你当先锋官,是我身家作保。希望能痛击辽人,定真宗遐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寇凖看这人吊儿郎当,也值得将自己身家性命之事说出来。希望对方不要翘辫子,到时可是脑袋不保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好死的事情,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得了一个官呢?这回听到寇凖的话,一下子感觉压力山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寇兄,你不跟我先商量一下。鲁莽行事,这回可是要误了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见此唯有苦笑,看对方还满心期待,根本就做不到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以杜兄之能,应该可以轻破这阵法。倒是司天监报说天空异象频发,若无大喜在前,定是大难将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寇凖言变得有所伤感,让人不知如何安慰。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语,道看前方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!天色还那么红,天上依旧浑浊不清。周围空气隐约当中多了一点血腥味,仿佛就在旁边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忙碌帮几员士兵,梳理了经络,让他们彼此照着原本路数练习。引人入阵,并不是困难。可是一个时辰,再怎么忙也只能帮不到七人,梳理好经脉,达到打开宗师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凡心中已是明白,就算有材料在前,这些人都愿意配合。他也没办法在一天时间,帮助二百一十人都打开宗师障碍。坐在案前看是军士来回不息,倒也是空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不知道为何事烦忧?我等如今本事大增,攀上悬崖,闯上高坡,突入辽国营地也是轻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川作为护卫一直在旁,看到同僚本事增长。将军没有半点开心,自然是提出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士兵信心满满,全然不觉有何差错,只认为功夫上了台阶能够以一敌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你们三十六人,有了宗师之能也是幸事,可是你们跟真正的宗师比起来,终究是个花架子,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看四周这些士兵,这副表情,自然是要泼点冷水让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辽国并没有三十六名宗师,到时遇到一个宗师,我们都是军中的士兵,刚好以一伍之众,敌他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赞话是喊得很爽,这声音半个驻地都能听到。好在他们先锋营和主力也是分开了,要不然跟其他士兵听到就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喊什么喊,难道吃太饱了,要是有力气的话,就在这营中跑上两圈,免得过两天打仗丢了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听到这喊声这么响,顿时生气了。之前就是因为一针刺穴,有人尖叫。给引来了麻烦!现在喊这么大声是嫌早上事小,还是准备要给他来两个黑锅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该死,将军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赞听完急认错,不想将军为何会如此生气?周围刚刚准备跟着起哄的,那些人也是打了一个闷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告罪一声,准备退去,哪想将军叫住?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去跑一下吧!活动一下筋骨,熟悉一下现在的状态也好,到时不会使力不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表情严峻,这群士兵这下子才发现将军并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良,你带着他们,跑到跑不动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直到现在时间紧迫,希望他们能够一夜有所成就。也不准备在梳理经络,制造宗师高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缓不济急!就是眼前的状态,还是想办法看下辽人为困的饿狼谷。里面情况如何,到时里外合击更容易取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川留下,其他人趁有时间好好练一下。你跟我一起同行,我们今晚夜探饿狼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打定的主意就准备如此行事,叫下了一个护卫,想着此行有个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川只是初通筋骨,不过宗师初级。原本也想跟着梳理一下,哪想将军会叫一下他一人困惑不解看得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川,你跟我一起同行,我们今晚夜探饿狼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说完盯着对面看他的表情,只要对方有一丝迟疑,就要出手将其困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此行风险颇大,我觉得应该慎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川倒没有迟疑,不过也讲出自己的看法,让人有点侧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饿狼谷,跟上次的悬崖比起来差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凡并没有讲述当下,反过来问在悬崖落地的时候,感觉有没有眼前艰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,小人明白。我已经让人准备了绳索,只是没想到将军你真的会夜探饿狼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川直白的话,让那人一时间感觉前景有点危险。给人猜出了想法,那辽人会不会也想到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星凡眉头皱了一下,最终还是决定趁着今夜前往。


ddyueshu.com。m.ddyueshu.com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